临海山离市区并不算远,按照往常的速度,最多一个半小时就可以赶到。

  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流星雨传闻的缘故,路上的车特别的多,大部分都是朝临海山方向。

  加上偶尔有小型汽车碰撞的事情发生,一来二去,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在陈浩赶到临海山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原来来还算冷清的临海山早就挤满了游客,有的游客甚至都没有落脚点。

  好在老钱昨天就已经来到这里,在看到热搜的那一刻,便占据了一个最佳观景点。

  这也使得陈浩几人到不必为没有看流星雨的位置而担心。

  ……

  等陈浩几人找到老钱口中的位置,却意外的发现老钱和老范这两货正一人手拿一罐啤酒,对着天边已经泛起的星辰吹牛打屁

  也只有在莫雯雯出现那一刻,两人才有所收敛。

  “耗子,你们不是下午三点多出发的吗?怎么现在才到啊!”

  将几女引导到最佳观景点后,趁着老钱帮忙铺野餐垫的功夫,老范手拿一瓶啤酒,递到了陈浩的面前。

  “是三点左右出发的,不过路上堵车,然后耽搁了一下时间。”

  陈浩接过啤酒,痛快的喝了一口,似乎想将下午做的那个恐怖的梦给忘记一般。

  “恐怕不止堵车耽搁时间吧!”

  老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陈浩的旁边,只见他再次丢了一啤酒过来,有些揶揄的看着陈浩:“可我怎么听说是因为某个人在车上睡觉,然后做了噩梦,才耽搁了那么久。”

  “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外。”

  被老钱直白的话一说,陈浩倒也没有丝毫脸红,反而很是淡然的回道。

  “做个梦都能耽搁你们的行程,那耗子你做梦的动静一定很大吧!”

  老范拿起一罐啤酒,慢慢的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耗子性格还是比较稳重的人,如果换成平常,在恐怖的梦都不会有太大的动静,这次动静这么大,我猜这个梦或许与浩子真实的想法有关吧。”

  “听你这么一说,耗子最近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老钱打量了陈浩一眼,颇为玩味的说道:“不应该啊,耗子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应该不会为钱的事情犯难,可除了钱财之外,又会有什么呢?难不成是爱情?”

  “如果是爱情更不用担心了,我早就为耗子考虑到这点,已经为你约好的目标。”

  说着,老钱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聊天的程默默几人,露出一个你懂的笑容。

  “你想多了,我可对她们没什么兴趣。”

  陈浩摇了摇头,下午在车上看到程默默的时候,陈浩就已经知道老钱打的是什么注意了。

  不过说真的,程默默虽然十分可爱,但陈浩一直将程默默当做妹妹一样,绝对没有丝毫想法。

  所以在知道老钱的“擅自”安排后,陈浩才显得有些无语。

  ……

  “骚年,你的青春都还没开始,你却硬生生的将它给掐断了。”

  老钱拍了拍陈浩的肩膀,然后看向老范:“那老范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吗?我对和我同龄以及比我小的没兴趣。”

  说完这句话,老范喝了一口啤酒,脸上露出一种沧桑的表情。

  “等等,听你这话意思,你该不会也想当我姐夫吧!”老钱看了老范一眼,眼神愈发的不善起来。

  “想多了,就你姐的性格和我表姐一个性格的,你觉得我会有这种想法?”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冤枉一样,老范连连翻了几个白眼。

  末了,老范忽然想起了老钱刚才的话,不由得纳闷的问道:“不对啊,我刚刚好像听你说了“也”,难不成有谁正在追求你姐?”

  “额,其实也不是,主要是我上次和耗子......”

  “陈浩学长,雯雯姐她让你们过来一起坐!“

  就在老钱正准备解释的时候,远处的程默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老钱的背后,小声提醒着几人。

  “行!我们马上过来。”

  回过神的陈浩在看到程默默的那一刻,点了点头,也不理会老钱和老范,连忙朝几女所在的地方走去。

  见陈浩的反应,老钱和老范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也只好跟老上去。

  由于七人都认识的缘故,倒也不显得尴尬,几人各种讲述着自己知道有趣的事情。

  而随着时间缓缓的流逝,夜也逐渐深了起来,伴随着夜深,可众人所期待的流星雨并未到临。

  渐渐地,临海山其他地方等待流星的游客也渐渐地少了起来,随着游客的减少,原本还算热闹的临海山顿时清冷了起来。

  随着微微的凉风,一种莫名的寒意忽然出现。

  ……

  在这股寒意出现的那一刻,老钱和老范因为有所准备,倒也不已为意。

  至于陈浩,因为有老钱的提醒,在出发的时候就为自己购置了一套防风服,倒也不觉得寒冷,但这可苦了莫雯雯几名女子。

  要知道,现在虽然已经快九月底了,但白天依旧酷热难耐,以至于几女都是穿的都很单薄,可她们也没有想到今晚的临海山会突然降温。

  所以,在这股寒意的驱使下,陈浩三人瞬间感受到了几双注视的目光。

  “咳咳!我身上只有一件外套,如果你们谁想要就拿去吧!”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老钱,只见他眼角余光看了莫雯雯一眼,又看了蜷缩在后方的严潇一眼,随后有些无奈的脱下衣服放在面前。

  看样子,他并不打算做这道选择题。

  “不好意思,白天忘了给你们说临海市的情况了,为了弥补歉意,我也将外套借给你们吧!”一旁的老范似乎看到了老钱的为难,当下将自己的衣服一脱放到老钱的手中。

  “可衣服还是有些不够啊!”

  莫雯雯看了一眼天空,有些失望的说道:“本来还想抢个新闻头条,看来是没指望了,要不我们还是回车里,免得着凉了。”

  “我觉得还是在等一等,毕竟我们都已经等了那么久了,现在离开的话感觉有点划不来,不过你们真的觉得冷的话,就把我衣服也拿去穿吧!”

  回过神的陈浩连忙将才买的防风服给脱了下来,可是正准备交出去的时候,却迎上了程默默以及殷桃的目光。

  见此,陈浩刚要伸出去的手顿时僵住了。

  藐视,自己现在也是到了做选择题的时候。

  不过这个选择题并不是选择将衣服给谁,而是应不应该给出去。

  毕竟自己一直当程默默是妹妹,至于殷桃,虽然很熟悉,但也是朋友而已。

  可如果今天将这衣服随便交给哪一个,让对方误会了怎么办?

  .......

  正在陈浩纠结要不要给出去的时候,山上其他的观星点忽然传来游客的惊呼声。

  听到这声音后,陈浩下意识的扭过头朝天上看去。

  不知何时,天空中的忽然多了许多如同丝线一般的物体,从众人的瞳孔中一扇而过。

  ……

  看到这一幕,几女顿时忘了寒冷,连忙惊呼道:“是流星,是流星雨!”

  “快拍照啊,这个场景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说时迟,那时快。

  在流星雨出现的那一刻,陈浩只觉得耳边传来许多道快门响动的声音。

  但陈浩却并没有随大众的拿出相机拍照,而是直愣愣的看着天空中的流星。

  不知道为什么,陈浩总感觉这一幕有些眼熟,但是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越来越多的流星雨出现的深蓝的夜空之中。

  这一刻,陈浩感觉世界都变得宁静起来,似乎只有漫天降落的流星。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在他准备彻底融入这片宁静的时候,原本的惊呼声顿时变成了惊恐声。

  感觉到四周的声音有些不对劲,陈浩连忙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一刻燃烧着火焰的“陨石”物体满满的在他的瞳孔中放大。

  而这颗“流星”坠落的地方,正是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