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兴汉使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兴汉使命:正文 第1273章 画地为牢

    瓦仙的坚持,让刘正彻底的失去了退路。
    追梦人是寂寞的,即便是瓦仙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无法打开刘正那颗封闭的心。
    当爱情成为筹码之后,作为追梦人的刘正毫不犹豫就舍弃了。
    刘正决定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学习之中,瓦仙却把攻克他当成了唯一的任务。
    两人持续的较劲,倒是成了卢江大学轰动一时的大事。
    倒是给了平静的大学生活无数的乐趣。
    日落西山,又是一天紧张忙碌的学习结束了。
    瓦仙兴致勃勃的找到刘正,大声说道:“刘正同学,南山的菊花开了,陪我去那边看风景好吗?”
    “对不起,瓦仙同学。关于花木兰从军的开头,还有一些细节我没有弄清楚。风景什么时候都能看,学习耽误了就补不回来了。”刘正答道。
    瓦仙无奈,只得放弃南山赏菊的计划,转而陪同刘正一起研究花木兰从军的历史背景。
    天下七大洲,征伐数千年。
    当时神龙洲分三教,列九流。为了满足边境战争的需要,军队兵源由传统的世家私募渐渐的转变成了州府豢养。
    府兵的出现,就让军队由私器变成了公器。
    只不过这种募兵模式,又不能所有阶层都招募,府兵的兵源就划定了范围。
    当时神龙洲拥有几大兵源地,首屈一指的要数丹阳兵。
    丹阳兵的忠诚与团结,是屹立在北方边境的长城。
    然而丹阳一带少有战事,丹阳兵的作战区域都是北方边境。
    这就导致了丹阳兵的战斗力越来越弱。再加上州府公募大军的制度出台之后,丹阳兵隶属于丹阳府。再需要丹阳兵转战边境,就需要州府之间协调对接。
    府兵的出现,使得人口稠密的中原州府不再提倡男儿踊跃戍边的私人行为。
    大家都知道,由州府对接的军队调动程序十分的麻烦。那一套流程走完,边境的局势早就面目全非了。
    魏晋时代那种随便组织几百人就可以转战天下的私人部队,在府兵出现之后就荡然无存了。
    虽然说当时的世家大族依旧可以招募私兵,但是却需要到州府备案,拿到相应的编制。
    私兵可以清剿山贼盗匪,保护一方安宁。至于出州作战,那就不要想了。
    府兵制最大的特点,就是兵农合一。战时为兵,闲时务农。
    中原之兵到了边境,没有州府的对接安置,那就没有任何的收入。
    这也是中原府兵逐渐退化的主要原因。
    常年无战事,用不了几代人就废了。
    兵农合一,府兵的战损消耗那就是私人的东西。中原府兵创造的财富,当然不愿意主动拿到边境去消耗。
    府兵出征,需要州府之上的机构统一调度。
    任何事情一旦走流程,那就是无休无止的扯皮。
    边境州府没有办法,只能想方设法的自给自足。
    花木兰的家乡宋州,就是河北前线的后备兵源地。
    前线吃紧,直接导致了后方府兵出征的程序简单化。
    宋州府兵的折冲校尉奉命带府兵出征,就得集结队伍。
    宋州府兵一直都是活跃在战场上的主力,折冲校尉绝对不敢带着一群老弱病残上战场。
    更何况对于府兵来说,种地才是主业,打仗只不过是副业。
    花木兰的父亲不能出征有两个原因:
    一是年纪大了,无法适应边境的苦寒。
    二是他作为一家之主,一旦死在了战场上,整个家就崩溃了。
    花木兰为了让花家的顶梁柱留在家乡,于是就替父从军。
    折冲校尉作为集结府兵的号令人,当然明白其中的猫腻。
    他之所以同意花木兰代父从军,是因为她拥有战斗力。
    其实在乱战年代,战争是不分男女的。
    花木兰通晓兵法,可以成为折冲校尉的左膀右臂,稍微开一下后门也就无可厚非了。
    得到了折冲校尉的首肯,花木兰一家的顶梁柱总算是保住了。
    花木兰的父亲留在家中,花家的地也就保全了。
    折冲校尉冒着风险让花木兰代父从军,她到了战场上之后,很快就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花木兰可以做到将军,作为顶头上司的宋州折冲校尉,当然也会分润大量的功劳。
    折冲校尉让花木兰从军,说起来也是一种投资。
    花木兰的表现,也是最好的回报。
    府兵的兵农合一,其实就是种田为主,打仗为辅。折冲校尉也不敢过于斤斤计较。
    在当时的环境下,好男不当兵,指的就是那些承载家庭希望的主要劳动力,是不会送到战场上去消耗的。
    折冲校尉要是敢让各个家庭的顶梁柱上战场,恐怕还没有开打就得崩溃。
    在那种情况下,通晓兵法的花木兰提出代父从军,虽然说不合规矩,但是却解决了折冲校尉最大的难题。
    折冲校尉让花家免除了灭顶之灾,花木兰给了他一支能打的铁军队伍。
    瓦仙说道:“刘正同学,当时的宋州离前线战场并不远。再加上持续多年的战斗,无论男女都具有战斗力。这也是那名折冲校尉同意花木兰代父从军的主要原因。要知道她女扮男装,也是发生在代父从军之后。那她从军之前的十几年,同村人当然知道她是女人。”
    “瓦仙同学,你说得很对。宋州折冲校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快就在战场上获得了回报。”刘正答道。
    花木兰的故事流传千古,那名同意她代父从军的折冲校尉却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这让人不由自主的感慨万分。
    刘正也没有想到,偶尔的心血来潮,却情不自禁的想要寻觅那名一笔改动成就了千古佳话的宋州折冲校尉。
    倘若他公事公办,再追究一下花家敷衍州府的罪责,只怕历史就得改写了。
    刘正也无法猜测,当花木兰功成名就的时候,是否还记得那名给她开了后门的折冲校尉。
    要知道当时的府兵制已经进入了相对成熟期,掌握花名册的折冲校尉,当然知道花木兰的情况。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当时的折冲校尉手下留情了。他没有揭穿花木兰,从而让神龙洲历史上少了一家冤死鬼,多了一位女将军。
    被世人遗忘的折冲校尉,却在无数年后的重阳佳节,被卢江大学的学生刘正给鼓捣出来了。
    那个被忘掉的人,却在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所有环节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他落下的那一笔,成就了一代传奇。
    “刘正同学,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人,你有必要去追根溯源吗?即便是你找到了证据,还是不会有人记住他。”瓦仙说道。
    “瓦仙同学,我们学习研究历史故事,并不是要为历史上的那些人主持公道,而是要以史为镜,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要是那名折冲校尉因为花木兰的事情吃了挂落,整个神龙洲都会没有面子的。”刘正说道。
    刘正只想以史为镜,把真相藏在心中,避免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就好了。
    至于公道,自在人心,也没有必要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