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正文 【0047】寺内佛院

    “砰!”
    门窗被猛然打开。
    “卧槽!”
    开窗的玩家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眼前的东西吓的他心脏骤然一抽。
    竟然有个白色的影子从窗户上掉了下来,惨白的面容,一双带着恶意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屋内其他的三个玩家也跟着被吓了一跳。明黄色的蜡烛发出光芒,照映出他们脸上惊恐的神色。
    长发的白脸鬼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转身想要离开,往墙头上一爬,手脚并用,整个身形顿时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姜夜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四个玩家也太废物了,他都已经提示的这么明显了,竟然没有一个主动去追的,四个人中除了那个跌倒的在愣神外,其他的三个都没敢追出去。
    “追猎!”
    姜夜的眼前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灰雾,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快速的移动着。
    姜夜也没有闲着,迅速的追了出去。
    白色影子的速度很快。
    它在前面跑,姜夜就在后面追,一直追到了后山一个荒废的院落门前。
    院落的大门被封着,只不过门锁却又带着时常打开的痕迹,不说开动的多么频繁,至少也不是那种破败到不再使用的程度。
    姜夜提着杀猪刀,又从背包中摸出一个小手电筒,这才翻墙进入到院子中。
    院落内部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像是压粮食用的石碾台子。
    姜夜靠近后耸动了一下鼻子:“好冲的血腥味。”
    这石头台子上的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感觉不只是一个人的。
    环视四周,院落虽然有些破败,使用效率也不低,只不过这里太黑了,连灯笼都没有点,也没有一个守夜的僧人出现。
    远方是黑压压的山脉,阴风怒嚎,树林发出阵阵簌簌声响,已经听到了任何动物的叫声了,万籁无声,寂静的可怕,令人不寒而栗。
    “跟丢了?”姜夜皱紧了眉头,没想到跟着这么紧,还能跟丢了,主要还是视野不够开阔,姜夜也没有透视眼,被这些建筑遮挡视线就容易跟丢。
    环视了一圈,那个视野中黑色的影子确实已经消失不见。
    “看来要开形态,使用形态技了。”姜夜心中念头一动,刚要使用形态技,院落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姜夜隐藏了身形,藏在了墙头上。
    因为天黑的缘故,只要不仔细看应该发现不了他,在这里也能看清楚来人,也方便跑路,两手准备着。
    “没追上?”
    门槛上身形消瘦的一个男性玩家说道:“我看着那个鬼影进了这个院落中,应该就在这里面。”
    “一世红尘,你没看错吧?”
    “绝对没看错,那个影子就是进了这间院落。”一世红尘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这才发现因为是剧情本的缘故,他们的穿着都是隋朝的服饰,和原来已经大不同。
    一旁瘦高的玩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万一里面是陷阱鬼窝,他们贸然进去,有可能被人家一锅端。
    “走,咱们的剧情任务就是存活七天。不是躲起来就能活,而是要去面对,这才第一天,就是恐怖片也不会直接剧情杀,不要紧张。”另一位行事颇为凌厉的玩家看向身旁的三人。
    墙头上的姜夜暗自的点头,剩下的三个玩家能不能活下来姜夜不知道,但是这个看起来比较稳重的凌厉玩家成为厉害玩家的概率很高。
    “我同意进去。”
    “我也同意。”
    大门上的锁头很容易就被打开,但凡会一些开锁技巧,就不难。
    “吱扭!”
    院落的房门打开,灰尘随之落了下来。
    一行四人步入院落中。
    姜夜突然发现他没追上的白色影子竟然又出现了院落的不远处。
    “在那。”一世红尘咽了一口口水,双眼微微瞪大,神色紧张的看着白色的影子,压低了说话的声音说道。
    白色的影子背对着他们,黑色的长发遮盖住了面容,分不清到底是正面还是背面。
    那白色的影子就像是专门在等他们一样,在他们进来后,白色的身形缓慢的往前走。
    “要不过去看看?”风行抽出一把直刀握在手中,看向身旁的三人。
    “走吧,来都来了,难道还能第一天就把我们一网打尽?”唯一的那位女性玩家说道。
    两把匕首玩的很顺手,一看就很不好惹。
    姜夜盯着白色的影子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总感觉事情太顺利了,那个东西就像是专门的在这里等玩家。
    另一边……
    在院落门打开的同一时间,大佛寺内供奉的那尊佛像双眼之中的光芒幽幽一闪,嘴角似是勾起一抹笑容,双眼像是活过来一样来回的转动了一圈,目光看起来很是怪异。
    随着小沙弥走进大佛院,佛像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低眉顺眼,慈眉善目,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在大佛院内打扫的慧通咽了咽口水,总感觉背后凉飕飕,加上师兄弟们和师父都对大佛院三缄其口,慧通作为第一次来大佛院打扫的小沙弥,心中的紧张难以言明。
    甚至就是这光明正大的佛堂,都平添了几分阴森。
    第一次来大佛院,虽然这里是叫大佛,但是供奉的佛像并不大,不像是大雄宝殿的那顶天立地的佛像。
    这里的佛像反而是等身的,只不过是供奉的莲台比较高,而且都是肉身佛。
    “诸位菩萨勿怪,小僧是扫水僧。”慧通合十行礼,还是感觉到害怕。
    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想逃离大佛院。
    不过慧通还是强忍着害怕开始点燃四周的蜡烛。
    高大的黄油蜡烛被点燃,整个黑漆漆的佛堂瞬间亮堂了起来。
    慧通也松了一口气,谨记时间,开始洒水打扫。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一边打扫一遍念经,本来浮动害怕的心也缓解了不少,只不过每当慧通转过身背对佛像的时候,佛像就会露出一种嘲讽的神色,居高临下的眼神中夹杂着的是讥讽。
    ……
    “慧明,已经什么时间了?”
    “回方丈,即将到子初。”
    “慧通回来了吗?”方丈询问道。
    “慧通师弟还没有回来。”
    “去将慧通喊回来,不要在大佛院久留,记住不要进入院子,隔着院子喊他。”方丈一脸严肃的吩咐慧明道。
    “弟子明白。”
    大佛院内
    慧通打扫了一番,身上出了汗,感觉热了反而不害怕了,也许还有念经的效果。
    不害怕了,慧通反而对大佛寺内的这些佛像起了兴趣。
    大佛院内的每一尊佛像,在四周明黄色的灯光下显得金光闪闪。
    这些金光闪闪的佛像顿时吸引了慧通的注意力。
    “慧通,慧通师弟,慧通师弟,子时即至,切莫停留在大佛院内。”慧明焦急的声音在佛院外响起。
    慧通的神色突然一变,背后惊出一身冷汗,他的手臂已经抬了起来,正要触摸莲台上的佛像。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慧通慌忙的行礼,吹灭了蜡烛,赶忙的提着水桶抹布往外跑。
    背后的阴影宛如择人而噬的猛兽,在黑夜之中张开了大嘴。
    慧通不敢回头的跑出了大佛院。
    眼见着慧通慌张的跑了出来,慧明也感觉四周凉飕飕的,大佛院内院的门口似乎有个阴影在微微的晃动。